流动的黄金 三 富甲全川

传奇盐商王朗云

每个行业中,都有英雄,有偶像,作为一代代后来者的精神支撑存在于各种各样的传说中。对于自贡盐商而言,这个精神图腾就是王朗云。

王朗云生于嘉庆十八年,祖上为世袭盐商,但到他这一代家道已然没落了,家族的田地、盐井大多荒废,王朗云对族人坐吃山空的状态很是不满,一心想要光复祖业。

首先,王朗云需要一份可供自己支配的财产,于是主持三房分产分居,为促成此事甘愿少拿分成,由此争取到了经营家族公产的机会。

王朗云家族为世袭盐商,可供他负责经营的产业有田地、山场和盐井,王朗云决定沿着前人的足迹走下去,开采盐井,煮盐运销。

11

筹集资金的奇招——出山约

有了可供支配的田产后,最大的问题就是资金匮乏,为解决这个问题,王朗云发明了一种叫做“出山约”的协议,现在想来,这种方法已经具备了股份制度的雏形了。

作为盐井的主人,王朗云与陕西商人约定的“出山约”大致是这样的:每凿一口盐井,主人出盐井、车房、灶房等生产资料,陕商出资400两。盈利后,盐井每月收益分成30股,主人占12股,客方占18股,约定有效期为十八年,十八年后,王朗云才能收回盐井。不需提供任何生产资料就能拿到六成利润,吸引了大量陕商来此投资。通过这种方式,王朗云迅速筹集了启动资金,使得他可以全力投入盐井开采。

产销结合 优化供应链

王朗云有盐井田地而资金匮乏,陕商资金丰厚想要得到投资机会,“出山约”之所以能够实行,是因为它建立在双方互惠的基础之上,能够互补不足。尽管如此,有勇气订下这十八年之约,也足够说明王朗云的气魄所在了。

王朗云的盐井开采成功后获得了不错的收益,十八年后,王朗云收回全部盐井所有权,正在找机会开疆拓土之时,一个常被自贡人津津乐道的商业奇遇来临了……

商业奇遇,川盐济楚

湖南、湖北不产盐,但西有四川的井盐,东有江苏的淮盐。自古以来,两湖地区就是清政府划定的淮盐销售区,这也是自贡盐业难以打开局面的直接原因。然而,就在王朗云刚从陕商手中完全收回盐井后不久,太平天国起义开始了。

时值太平天国攻陷南京,江苏的淮盐销售被阻断,两湖人民苦于淡食,盐价飙升至斗米斤盐。清政府见此情景,重新划分了盐区,允许川盐流入两广,大大打开了川盐的销路,这就是自贡人民津津乐道的“川盐济楚”。

王朗云抓住了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,迅速开设了“广生同”商号,在多地设分支机构,同时亲率船队下长江至楚地销盐。一日,王朗云的船队到达了湖北省的沙市,但当地人以“江水高于街市,水堤泥土夯筑,恐泊船撞坏土堤”为由拒绝船队泊岸。其实,对于当时的王朗云来说,放弃沙市的市场并没有太大影响,他完全可以换一个城镇登岸卖盐,但一来就此妥协不是王朗云的性格,二来想到沙市人民继续生活在食盐匮乏的环境中于心不忍,于是自费从远处运来石料,自己筑了一座石码头,作为自家船队的专门泊地,由此占据了沙市市场。

凭借这种一往无前的精神,王朗云迅速占领了两湖市场,借助川盐济楚一举成为了富甲全川的盐商巨富,建立了自己的商业帝国。

3

反叛精神,夜捣厘金局

单单就财富而言的富甲全川,并不足以使得王朗云成为一代传奇,在商业活动之外,王朗云还是一个有血性、有坚持的人,民间津津乐道的不只是他亲率船队川盐济楚的气魄,更多的是他身上具有的一种民间英雄的特质,“夜捣厘金局”就是最佳体现。

1863年,王朗云50岁,清廷为筹措陕南军费,设立了厘金局,收取盐税,盐商每打到一担卤水,厘金局就要收取一二文铜钱。这样一来,从出卤水开始就要收税,卤水熬出盐后运盐出售还要再缴税款,对于如王朗云这样形成了采卤、制盐、出售产业链的盐商来说,每一个环节都被课以重税,利益受到了很大损失。

在此情况下,王朗云谋划捣毁厘金局,为此他设计了很隐秘的方法。一方面,王朗云利用自己在盐商中一呼百应的号召力,拉拢盐商们支持自己,一方面散播税负过重,盐井难以为继的消息,辞退部分工人,在盐工中制造失业恐慌,激发工人对厘金局的不满,煽动盐工情绪。于是在一天夜间,群情激奋的盐工聚众打砸厘金局,将厘金局与盐业的矛盾推上了巅峰。

虽然没有直接证据,但夜捣厘金局事件始终以王朗云的嫌疑为最,王朗云被指认入狱。入狱之时,时任县令见王朗云坚不认罪,说道:“你可知官官相护?”王朗云却答:“我只知钱可通神!”

果不其然,恰逢当时多省灾荒,王朗云命家人向灾区捐献白银七万两,受到了朝廷大大嘉奖,封王朗云为赏按察使,赐二品顶戴,赏戴一品花翎。就这样,王朗云在九品芝麻官面前,昂首阔步地走出了监狱。厘金局从此一蹶不振,不久就被取消了。

王朗云既是自贡盐商的代表,也是自贡盐商的缩影,他们靠井盐开采起家,于川盐济楚发迹,使得自贡成为了名副其实的“川省精华之地”。在观念上,他们也颇有些共同点,“钱可通神”几乎是第一代自贡盐商的信仰,然而这在很多情况下并不合时宜,就政商关系而言,如果说率众夜捣厘金局还可通过捐赠赈灾银两来解决,那么后来反对政府官运商销制度,对抗朝廷,落得离家逃亡数年的下场,也可说是不识时务了。

好在,后来的自贡第二代盐商在第一代的基础上取长补短,成为了儒商,腰缠万贯而衣着简朴,积极响应救国运动,取得了政府和人民的信任与支持。

本文链接: http://blog.shop123.net/archives/113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